一生一世交友网

 找回密码
 请实名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38|回复: 0

彭定康的卑鄙心理和拙劣手段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8-29 15:45:2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请实名注册

x
彭定康是香港最后一任总督,从1992年开始,在香港作威作福跋扈了五年,1997年香港回归了祖国,他夹着尾巴滚出了香港。在香港回归的那个时刻,他和他的主子、当时的英国首相布莱尔一样,像两只丧了家的癞皮狗,既不情愿,又无可奈何,灰溜溜的,表演了一齣无赖戏。其实,从20世纪下半叶开始,那个自称是日不落的大英帝国,在全世界人民的独立解放的浪涛中,就开始成了一个悬在西欧边缘的一个小孤岛,已“岌岌乎殆哉”了。   

  是帝国主义的本性决定了他们的行为。早在中国的满清时期,英国就疯狂地向中国贩卖,他们于1840年战争时,依仗船坚炮利,打败了满清政府,无耻地霸占了香港。到现在,我们依然清楚地记得那个代表英帝国主义的无耻的英国商人义律、璞鼎查们那罪恶、丑陋的嘴脸。   

  可是,在新中国人民的面前,彭定康们并没有借鉴历史的教训,他们的本性没有变,恶习没有改,依然希望能继续做他们自己的迷梦,继续赖在香港不走。布莱尔的前任撒切尔,曾顽固地拖延、抵赖过交还香港。他们曾提出什么“主权与治权分离、主权归中国,治权仍归英国”的荒唐谬论。说穿了,就是还要赖在香港不走。当时以果断而坚决的态度回答他们,告诉他们,香港是中国的领土,在国土主权的问题上,没有讨论的余地。从而使他们继续霸占香港的美梦无法实现,希望落了空。   

  香港回归以来,在几任特区长官的带领下,在中央和全国人民的支持下,香港不断地继续繁荣发展,成功地实现了一国两制。但是,彭定康们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,多次对香港煽风点火,鬼鬼祟祟地无中生有、胡说八道,唯恐香港不乱,大放厥词。彭定康说:“香港市民缺乏选择由谁管治的能力”,鼓吹"英国对香港负有道义责任",从而激起香港各界人士的极大愤怒。当年,彭定康就不断给香港添乱,极力地增添使香港回归的难度,《大公报》就曾刊文《"千古罪人"假道义"末代总督"不知耻》的文章,痛斥他的虚伪、阴险、狡猾和无耻。这里,我们要问彭定康:你们因为往中国倾销而向中国开战,这就是你们的道义吗?香港被英国人占领,实行残酷的统治100多年,这是你们的道义吗?用炮逼人家割让土地这就是你们的道义吗?你们的历任总督哪一个是经过了香港人选举?17年来香港人民选出的行政长官哪一个不是有效地管理了香港?英国中科白癜风微博是一个“特别讲民主”的国家,那么为什么英国在殖民统治期间,从未允许香港人选举香港总督啊?你在当总督的任上怎么不谈民主啊?是的,彭定康从自己从嘴里喷出的屎,喷在了自己的脸上,却不知臭,真是令人无法理解。   

  不知是彭定康脑子进水了,亦或是他神经错乱了,好像他已经不知道他是谁了。竟敢对中国自己的事,来大放厥词,胡乱指手画脚。彭定康在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撰文声称“英国没有为香港民主发声,是未履行《中英联合声明》的责任”……   

  这简直是岂有此理!香港行政长官办公室发言人回应他时,提出三点予以驳斥:第一、在回归前,香港的历任港督均非由香港市民选出;第二、《中英联合声明》完全没有提及普选;第三、按照基本法推动政制发展,属于中国的内部事务,应由中央及香港人民自己决定。这个回应,可谓义正言辞。   

  彭定康在2006年就开始对香港“普选议题”指手画脚,曾在电台上公开宣扬香港“有自由但没民主”、“普选条件已经成熟”,但港人“没有权决定自己的命运”,抱怨“香港民主步伐太慢”,声称“普选方案必须有时间表”,呼吁北京“尽快回应港人的普选诉求”。这就是明目张胆地干涉中国内政,在他看来,中国的中央政府应该按着他的指挥棒行事,“普选方案必须有时间表”他不是在给我们下达命令吗!你是什么东西?你是什么货色?你有什么权力对中国指手画脚?还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扇阴风,点邪火,公然扇动香港的右派闹事。鼓动香港的“占中”活动,实在是岂有此理。   

  彭定康在2013年底接受《华尔街日报》专访时声称“香港唯一欠缺的,是普选政府的权利,而香港终有一天会有这权利,任何人若尝试阻挡,是白费力气。”他又扬言,“若中央驻港机构侵害本港的自主性,必定受到关注。”普不普选,什么时候普选,怎么普选,那是中国人和港民自己的事,你关不关注能怎么样?你关注又能把我们怎样?你还以为你现在还是站在大英帝国,向殖民地发号施令吗?真是不知天高地厚、不讲是非曲直,和疯子有什么两样?   

   今年7月4日,彭定康在接受英国《金融时报》访问时,高调“指点”香港的内部事务,声称中国国务院近期发表的《一国两制”白皮书》“损害香港司法独立”,他“感到”有必要站出来说话。并扬言“香港法官在法治下,判案独立,不会受他人指导或压迫,影响他们对程序公义的看法,在判断什么是违法时,亦不受政治干预。”所以,因为林新强说了:“我觉得好伟大,因为他将我们的国家带领到一个新纪元,我好欣赏他们。”这句大实话,在一群英奴、洋仔的围攻下,被迫辞去了律师协会会长的职务,搞出了一次白色恐怖。   

  像拿破仑兵败滑铁卢,被流放至圣赫勒拿岛,还不知死期将至一样,彭定康也是一个不知死的鬼,他所策动的“占中行动”在香港跟本不得人心;像梯也尔一样,尽管他镇压了巴黎公社,接连还做了许多好梦,甚至还心满意足。但共和派获胜之后,梯也尔最后还是在忧虑与恐惧中死去了。像贝当当卖国赋一样,当时法国的投降就是贝当作出的决定,他中科白癜风医院微博以为是他保全了法国,避免战争对法国的破坏,但他到底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。   

  彭定康像所有的阴谋家和政治疯子一样,心理这么卑鄙!,行为这么拙劣,可谓是人类的渣滓。而他们这些人类的渣滓,对世界是没什么好处的。   

  像这样卑鄙、可耻的东西,越早一点肃清,人类社会就能越早清静一天。   

     

  康有山2014年9月5日于哈尔滨   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