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14交友网

 找回密码
 请实名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手机号码,快捷登录

查看: 733|回复: 0

那年的雪 uqkikzkh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4-16 13:55:0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请实名注册

x

童年的一个冬夜里,外面下着鹅毛大雪,纷纷扬扬怎样才能发展中医技术使之承受历史和人民的检验。妹妹躲在被窝里取暖,我和哥哥围着锅台烤火,那堆火里我们埋了一个红薯,火光照着我俩充满期待的眼睛。那时候,家里穷,孩子多,生不起炉子,很多时候都是烤火取暖,妹妹怕烧着自己,就早早钻了被窝。妈妈在微微晃动的煤油灯光里给我缝棉裤,一边缝一边埋怨:你就不能老实点,打什么雪仗,你看裤子都被划破了。你爸在外地打工多不容易,你们穿衣服省着点。妹妹在被窝里跟我扮着鬼脸,吐着舌头。   

  我想起了一件事,就问妈妈: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呢,他在信里跟我说,如果我考八十分就给我买小人书《杨家将》呢。   

  那你及格了吗?   

  嘿嘿,就差一点了。   

  差多少?   

  就差老师判松一点了,我就是作文里吴用写成了无用,扣了我虽然它有传染性所以防很必要一分,要不我就八十了。   

  你啊,就长了一张能说能吃的嘴。妈妈在我头上轻轻拍了一下。   

  呵呵,你够无用的了。哥哥在一旁取笑道。   

  门这时忽地开了,一阵寒风卷着雪花扑面而来,扑灭了烤着红薯的那堆火。爸爸回来了!妹妹从被窝里爬出来,扑到爸爸怀里。爸爸的胡子长了,脸瘦了许多,左手还贴着胶布,看来是受伤了。   

  爸爸你的手没事吧。妹妹关切地问。没事。好多了,一点小伤。爸爸说的轻描淡写,还攥了攥拳头给我们看。爸爸在我心里一直是个鲁智深,力大无穷,能单手将我高高举起。   

  我翻看完爸爸的背包,失望地说,你不是说给我买《杨家将》吗,说话不算数。我将脸扭到一边,这可是我今年最大的愿望。   

  小林,等爸爸发了工钱一定给你买,好吗?   

  怎么钱没给吗?妈妈疑惑地问道。   

  待会儿再跟你说。你们看爸爸带了什么给你们。   

  爸爸打开一个桶,魔术师一样从里面拿出一个白花花的大馒头。妹妹抢了过去,很快地咬了一口,就像盖了一个大印,这个馒头就属于她了,这是她的一贯作风。   

  爸爸又拿出一个,分成两半,我和哥哥一人一半,我如狼似虎地吃了起来。哥哥却递给妈妈,妈,你吃。妈妈笑着说不饿。   

  这是城里的一户人家给我的,他们两口子以前插队到过咱们这里,老乡对他们不错。所以就给了我一袋馒头,那人说就爱吃咱们这里的棒子面饼子呵呵。还说要来咱们这里转转呢。我就给他家搬了一次煤球,没想到这么热心。   

  北京人真好,能天天吃馒头,冬天还有炉子,不用挨冻。哥哥眼神里闪着向往的目光。   

  我三下五除二吃完了,想伸进桶里再摸一个。被爸爸拦截了,不行,剩下的存起来,以后慢慢吃。我像一口吞下人参果的猪八戒,意犹未尽。   

  我们那个小山村,干旱少雨,种不了小麦,家里穷买不起面粉,一年到头吃不了几回馒头。那时候就盼着盖房,一盖房就得雇人,一雇人就有馒头吃了。吃馒头时,生怕别人不知道,总是拿着馒头到大街上去吃,就像小学生拿了奖状,看着别家孩子羡慕的眼光,心里甜丝丝的。   

  爸爸为免我们偷吃,就把馒头放在篮子里,吊了起来。我天天瞅着那个诱人的篮子,像孙悟空瞅着又红又大的蟠桃。有天,终于忍受不了馋虫的折磨,找来一把椅子,上面再加一把凳子,我勇敢地登了上去。馒头到手了,我欣喜若狂,可是往下一看,胆战心惊,不敢往下跳了。   

  后来还是哥哥出手救我于高危之中,为了报恩,我给他掰了一半吃。并告诫他万不可泄露机密。我俩一边吃,一边在院子里堆雪人,堆着堆着,爸爸进来了。哥哥眼疾手快将馒头扔在了雪地里,而我的馒头北竟中科白电风医元环境如何还在嘴里挣扎。   

  爸爸生气了,拿起了荆条要打我。哥哥拦住了,爸爸是我偷的,你打我吧。爸爸转怒为喜,摸着哥哥的头笑道:看在你诚实的份上,饶你一命,下不为例。我主要是给你奶奶留着呢,她去你姑姑家还没回来呢。   

  爸爸走后,我俩在雪地里找了半天愣是没找着,雪地里找一块馒头大概比在黑屋子里找一只黑猫容易不到哪里去吧。   

  那年的雪连续下了好几天,大地盖上了厚厚的棉被,千树万树梨花开,到处银装素裹,就像一个童话世界。我们在这个世界里总有玩不完的游戏,打雪仗,堆雪人,胆子大的就去河里的冰上滑冰。   

  有一天,我和哥哥略施小计,给了马凡一个玻璃球,他犹豫再三同意到他家看电视,那时候正播电视剧《射雕英雄传》。全村就三家有电视,他家就有一台,他爸在供销社上班,据说想什么时候吃饺子就什么时候吃。马凡家有了电视就趾高气扬起来了,谁要来家看电视,必须贿赂他点什么。   

  正当我们看得起劲,桃花岛上,郭靖跟老顽童学功夫时,爸爸来了。走,扛木头去。爸爸用的是命令的口气。   

  我不去,我还要看电视呢。让哥哥去吧。我感冒了,没劲儿。   

  爸,让我去吧。弟弟还小。   

  一提干活你就感冒发烧,走!扛不动大的扛小的,电视以后再看。   

  那天,我是被爸爸扯着出去的,我呜呜地哭着,爸爸就像潘仁美庞文南霸天,全然不顾我泪雨滂沱,大步走着。路过小三家,小三正在和小伙伴打,路过打谷场,虎子正和朋友打雪仗,雪球飞来飞去,他们两军对垒打得不可开交。   

  我和哥哥扛着沉重的木头,走在茫茫雪地里,像两个被俘虏的奴隶,被罚做苦力。那时候我还不能理解爸爸,觉得他是那么不懂我心,冷漠无情,为什么别人的孩子快快乐乐,而我却要辛辛苦苦,我要是马凡家的孩子该多好,我心里的委屈不平如滔滔江水,奔涌不息,房子能有郭靖黄蓉重要吗?房子里面有电视吗?   

  爸爸说,他要建夏天不漏雨的的房子,妈妈说还要能早晨看见阳光的房子,哥哥说我想住冬天有火炉的房子,我说我想住天天能看电视的房子,不用去求那个抠门的马凡了,他都让我替他写了好几回作业了,吃了我好几块糖了。   

  吃饭时我情绪好多了,一连吃了好几碗,因为那天我们吃的是大米饭青椒炒肉,爸爸说是为了奖励我们哥俩,他还拿出了我梦寐以求的小人书《杨家将》。爸爸终于发工钱了,是他们几个工友在包工头家蹲了一天换来的,那个周扒皮不舍得给钱。我和哥哥坐在小板凳上挤着看书,他念我看,我俩一口气看完了,这比田连元讲的评书好多了。   

  窗外的雪花还在飘,像蝴蝶一样在天空翩翩起舞。   

  哥哥,要是天上下的是白面多好,那样我们就有吃不完的馒头饺子面条了。   

  是啊,爸爸也不用到那么冷的地方打工了。   

  没过几天奶奶回来了,爸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